玄帝归来 第542章 你们对医学一无所知

瓦房店历史解密网 2020-02-18 06:13:33

玄帝归来 第542章 你们对医学一无所知

“正好我认识白云观的清虚道长,如果林主任真的想要归隐山林,研究长生不老药,想要得到成仙的话,我倒是可以给林主任引荐一下。”

邱福志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谁都能听出他话里的讥讽之意。

本来被生气的范立夫搞的压抑的气氛,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全场所有人全都轰然大笑。

他们之前听的云里雾里的,还以为林玄说的有多高深呢,原来讲的是道教炼丹的那些东西。

他们从小到大,都是经过科学教育的,怎么会相信丹药这种道教传说中的东西呢?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当着我们京城大学医学部学生的面,竟然给我们讲道教的炼丹术,这个什么林主任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

“真是可笑啊,我本来还以为这林玄医学水平有多高呢,讲的东西,连我一个医学博士都听不懂,弄了半天,讲的竟然是华夏道教中的丹药之法。

都什么年代了,丹药这种东西都还有人信。连中学生都知道,道教所宣称的丹药里含有大量的有毒成分,别说治病救人,长时间服用的下场只有一个,铅汞中毒而死。”

“这姓林的小子怎么连一点的科学常识都没有,也太水了吧,只怕连初中生都比不上,这种人怎么能当咱们医学部的副主任呢?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能进入京城大学医学部的学生,都是各个省份高考排在前几十名的天之骄子,心中颇有傲气,见林玄讲的竟然是一些毫无科学根据的东西,自然心中激愤不已,觉得自己受到了林玄的侮辱。

“这姓林的果然是个西贝货,驴粪蛋子表面光,中看不中用。”

“不是的不是的,林主任他……”

有女生为林玄辩解,眨眼之间,就被淹没到了喧嚣的声讨声中,连一朵浪花都没溅起来。

胡瑶质疑的看着讲台上的林玄,哀嚎道:“不会吧,我亲爱的林主任竟然空有一身臭皮囊,连基本的常识性问题都不知道?他该不会只是一个绣花枕头吧?中看不中用。”

秦若溪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小粉拳,咬着水润的嘴唇,看着被众人嘲笑质疑的林玄,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王蓉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喃喃道:“林玄该不会真的是那种跑来镀金的不学无术的权贵子弟吧?”

尹枫有些紧张的看着林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忧色。

寇广林从始至终就一直低着头,看着桌板上的空白笔记本,满脸的难堪之色,显然已经早已预料到了目前的这种情况。

“林玄滚出京城大学!”

“林玄滚出京城大学!”

“林玄滚出京城大学!”

……

也不知道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怎样,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站起来七八个学生,举着一条写着“林玄滚出京城大学”的条幅,愤慨激昂的喊了起来。

邱福志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这一幕,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林玄站在讲台上,把底下的情况尽收眼底,看到了面露失望的胡瑶、王蓉,担忧的秦若溪和尹枫,低头不语的寇广林,得意的邱福志,对自己怒目而视的范立夫,还有那些对自己抱有异样眼光的诸多学生。

他脸色淡然,无悲无喜,仿佛被众人质疑嘲讽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甚至他嘴角上抿,露出一丝淡漠的微笑。

“你笑什么?”

邱福志诧异道,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林玄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林玄没有回答他,而是看着年迈的范立夫,淡然问道:“你觉得丹药之说是无稽之谈吗?”

“哼,当然是无稽之谈!不可否认,道教的流传的一些丹剂外用的话,对于一些皮肤类的疾病确实有效果。但你口中所说的丹药,却是用各种药材、矿物质、重金属炼制而成的,这哪里是治病救人,简直就是害人啊!

从古至今,多少帝皇都死在了所谓的丹药之下,秦始皇、唐太宗、康熙帝、雍正帝等等,晚年全都因为服食道士炼制的丹药,重金属中毒而死。

经过科学研究,早就发现了所谓的丹药只不过是一些重金属和矿物质凝聚在一起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药,而是毒!

当着京城大学医学部这么多学生的面,你竟然敢堂而皇之的把这等文化糟粕、科学垃圾的东西讲出来,简直就是误人子弟,妖言惑众!”

范立夫情绪非常激动,几乎是对着林玄在怒吼,说完之后,一时上不来气,剧烈的咳嗽起来。

“范老,您怎么样?你没事吧?你说您跟这种不学无术的权贵子弟生什么气,气坏了身子,不仅是您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啊。”

邱福志一边轻拍着范立夫的背部,帮着他顺气,一边安慰说道。

不过,谁都能听出来他口中的话意有所指。

寇广林赶紧抬起了头,疯狂的给林玄使眼色动嘴型,让他赶紧下去,不要再说了。

今天林玄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范立夫给气出毛病来,他这个主任也不用做了。

“唉,早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打死我都不能同意林玄开这个什么狗屁的学术报告会议,这下医学部的脸算是丢尽了。”

林玄不为所动,淡然说道:“如果我能证明丹药之说不是假的呢?”

范立夫没来得及说话,邱福志的弟子丰宏峻却跳了出来,指着林玄,冷冷的讥讽说道:

“你怎么证明?是一个重病垂危的患者吃下你的丹药,马上就能活蹦乱跳了,还是普通人吃下你的丹药,就可以羽化飞仙了?飞升仙界了?”

全场轰然大笑,看着林玄,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个傻子。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这姓林的家伙不会是络看多了吧?脑子都出问题了!”

“这种人也能当上咱们医学部的副主任,简直就是没有天理了,是我辈京大人的耻辱啊。”

“滚出京大!”

“滚出京大!”

……

听到这些声音,邱福志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

“这下看你还怎么有脸在京城大学医学部待下去?”

“哎呀,这林玄怎么是个不学无术的大草包,连这些常识性的问题都不知道,连初中生都比不上,白白浪费我的时间。”

胡瑶失望的说道。

秦若溪紧张的看着台上的林玄,心里有股莫名的希冀,渴望林玄能够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

虽然她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唉!”尹枫长叹了一口气,面露失望之色。

全场没有一个人相信林玄口中所说的是真的,甚至大部分都在叫喊着,让他滚出京大。

如果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只怕早就落荒而逃了。

但是林玄面对这些质疑,却根本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

站在讲桌后面,众人也没看清,就见他手里提着一只白色的兔子放到了讲桌上面。

兔子的右前腿上有一道四厘米左右的伤口,足足有2厘米深,几乎差点把它的这只腿给截下来,只剩下一些皮肉相连,而且白兔子本身也奄奄一息,看着马上就要断气的感觉。

“他想要干什么?”

众人皆是一愣。

林玄不知道从拿又摸出一枚花生米大小的白色药丸,晶莹如玉,有淡淡的药香在飘荡,塞进了兔子的口中。

“这是?”

一秒钟。

十秒钟。

三十秒钟。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讲桌上的兔子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哼!哗众取宠!”

本来见林玄如此淡定,还以为会发生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

范立夫冷哼一声,拄着拐杖起身朝外走去。

“走吧,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这出戏林玄彻底演砸了。”

胡瑶起身,对秦若溪说道。

同时,全场所有人几乎都陆续起身,准备离去。

至于讲台上的林玄,根本没人再看他一眼。

毫无疑问,林玄根本没有丝毫的科研水平,反到是个满嘴跑火车的神棍。

看着讲桌上那只半死不活的兔子,秦若溪美眸之中的眼神愈发黯淡,最后轻叹了一口气。

“是我想多了吗?”

就在她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讲桌上躺着的那只白兔子眼神突然明亮了起来,如此同时,腿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痊愈了起来,甚至都能看到肉芽在疯狂的生长。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那只兔子腿上的伤口已经完全长好了,而是连毛发都重新长了出来。

“这、这……”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范立夫,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巨大的惊呼声。

他缓缓转过身去,顿时就呆立在地,满脸的不可思议。

只见一只白色的兔子正在讲桌上活蹦乱跳,精神很好,而且腿部根本没有任何伤口,还俏皮的在黑板擦上拉出了几粒屎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

邱福志也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如见鬼魅一般。

林玄一只手抚摸着兔子的头部,一边冷冷的看着邱福志,道:“其实你们对真正的医学一无所知!”

湖南妇科医院
哪个牌子的减肥药最好
兰州中医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